2020年2月4号晚上,川普总统于大约当地时间7点35分离开家前往国会发表一年一度的国情咨文。国情咨文这个名词我们在中学历史就学过,在世界历史提及门罗主义时说是门罗总统在发表国情咨文时提出这个主义。为了好理解,可以把国情咨文大概(勉强)理解为每年的总理向人大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但是准确地说,不是一样东西。中国是人大最大(理论上),总理是人大选出来的,总理理应向人大每年报告过去一年的行政情况。国情咨文一词的翻译不知是怎么来的,原文是State of the Union (SOTU) address,直译应该为“关于联盟现状的发言”。美国总统不是国会选出来的,所以国情咨文不能算是报告,应该被视为政府的两个分支中的行政分支的头儿向另外一个立法分支的全体做年度现状通报。在有些州(State)和有些州(Commonwealth)也有State of the State(或Commonwealth)Address,州现状通报。State of the State…像结巴了。

这次国情咨文时机很特殊,它发生在川普弹劾案判决的前一天,发生了戏剧性的场面,结束时佩洛西当场以夸张明显的动作撕掉了手里的总统讲稿。所以值得八一八。

整个国情咨文就是一场有必要的年度例行政治秀, 之所以叫例行是里面套路是固定的,就是总统的自夸和展示一些邀请来的嘉宾以及向这些嘉宾表示敬意。大厅是众议院,坐下面听众席的是从另一院过来的参议员和平时就在这里开会的众议员,总统的全体内阁班子成员(但是常常会有一位相对边缘部门的部长缺席,美剧《指定幸存者》让大家都知道了这个规矩 – 国情咨文是政府所有分支的要员都在的场合,要留个人藏藏好, 一旦出事一锅端, TA能出来当总统,这次是内务部长David Bernhardt缺席,就是下面这位。很少情况下这位指定幸存者是一些相对重要的内阁成员,查了一下,有司法部长,国土安全部长和国防部长当指定幸存者的情况。),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这次好像没有全来,有位金斯基可能身体和年龄都不允许了)和几位军头。嘉宾们坐楼上, 这次请的嘉宾有100岁的二战飞行员和他的曾孙,哥伦比亚自称总统的反对派的头,被ISIS害了女儿的夫妇等10来位。

2020年国情咨文的指定幸存者,在某个藏身之处看国情咨文电视转播,这次没有能真当成总统。

大厅里面早早坐满了人,总统的内阁进来得比较晚,第一夫人直接出现在楼上侧面坐下,她旁边是一位后来她为其佩戴上勋章的嘉宾。然后是大法官们进入坐好(反川普的金斯基大法官可能因为健康年龄缺席),川普迟到三分钟进入大厅,由于知道第二天自己的弹劾案赢定了,表情高傲地一路握手走上自己讲台。讲台后面还有更高的两个座位俯视川普后背,一个给众议员议长佩洛西,这里是她的主场。另一位是副总统彭斯。

为什么是副总统在后面高坐(而不是台下)着看自己老大做报告?事情是这样的,在我们高效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里面,总领导的党的系统的大头们,行政分支的头头们,司法分支的头头们都在对应级别的立法分支人大里面有席位的,这样好办事(包括好事,混事和坏事),效率高。而在美帝,对于政府三个分支之间搞团结和合作是很提防的,在一个分支打工的人不能同时另外分支做事,只有一个例外就是副总统,他是行政分支的人,又兼任立法分支的参议院议长,基本礼仪性质,平时不去,只有在参议院投票50:50时,可以投决定性一票,这么说来副总统真是很刺激的角色,平时基本没有事情,总统死亡或失能的话,立即一步登天,参议院一遇到50:50,他就能爽一把,定于一尊一锤定音。所以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平时真正对口的其实是参议院的临时议长。国情咨文时,真正领导 – 参议院临时议长只好让位给当摆设的参议院议长,即副总统和众议院议长高坐后面看总统说话,自己却不知道坐到下面哪个位置去了。

民主党佩洛西上任后,和共和党川普公开怼到昏天黑地,2019年10月后没有说过话,靠发Twitter互相羞辱,一个多月前在众议院通过了弹劾总统案,交到参议院去审理,审理由当年小布什成功提名的首席大法官罗伯茨主持,国情咨文次日投票,结果没有任何悬念。佩洛西和川普都是性情中人,现在闹得这么僵,我就想他们等等会不会握手。插一句,去年国情咨文时,川普站定后,转身把台上两份讲稿回身递给佩洛西和彭斯后,是主动伸手先握了佩洛西,再握了彭斯的。到了关键一刻了,川普回身,讲稿给了彭斯,没有握手,讲稿又给了佩洛西,佩洛西伸出了她事后说的“友好一握”,川普转身,根本没有看见。事后大家都说川普拒绝握手。大家可以看下面视频,川普给好稿后,立即转身,是看不见佩洛西的伸手的。我估计他本意是不想和佩洛西握手,所以和彭斯事先是说好了的,这次两人都不握,到时候快速转身,以躲开握手还是不握的尴尬,从视频里面看,彭斯是因为事先有默契所以不伸手的。但是这种默契佩洛西肯定不知道,她处于礼貌和礼仪,微微伸了手,在大家面前失了面子。所以在随后的宣布中,她只说;“议员们,美利坚合众国总统。”而按例应该是:“议员们,我极其荣幸地为你们呈上美利坚合众国总统。”,我查过,从2007年起,众议院议长就是这样介绍总统的,之前相必很久以来一直这样。直到去年国情咨文,佩洛西没有说这句话,事后被问起,佩洛西解释是事情很快,她一时忘记了。今年她说了阳春面版。电光火石之间,这对冤家对头一来一回两个回合打好。

彭斯默契不伸手,佩洛西伸手川普的确可以说自己没有看见

川普演说开始,照例语速慢,自夸,偶尔兰花指。他倒真的是个公司里面干过的人。竞选时说的诺言,这三年用各种手段都做到了。看他的作派,我老回忆起没失业前在公司里面年初与上级和向下级做Goal Setting,年底做Review一条条过的感觉。别说这种一条条事先列目标,年底一条条勾掉还真是个让人服气的治国管团队的好办法。川普和我们国家领导一样,说话中总能在合适的地方留白,让大家有机会鼓掌。只是美帝国情咨文里面的鼓掌,很不团结和谐,司法分支的法官们和军头们照例对总统的自夸部分不鼓掌,不起立。这次军头在向军人背景的嘉宾致意时轻轻有克制地鼓了几下掌。而听众席里面的共和党,则是时不时起立用力鼓掌,就像朝鲜人民看见了金正恩,彭斯也一样。每到此时,佩洛西就低头看稿,前翻后翻,像是要从稿子里面找错别字一样。听众席里面的右侧民主党们则全程面无表情,不起立不鼓掌,常常摇头做痛心疾首状,偶尔在对合胃口的嘉宾致意时微微鼓掌。有两位和川普有深仇的女性众议员甚至常常低头玩手机。

终于,川普讲完了。这时,佩洛西可能在对川普没有和她握手耿耿于怀了80分钟后,找到了机会,她做了史无前例也很可能无后例的事情。她拢了拢手中的讲稿,拦腰一撕,又拢了拢另外一堆,拦腰一撕。很明显是要做给所有人看的。彭斯没有看见第一撕,第二撕好像也没有看见,也有可能余光看见,但是迅速转开视线。楼上的第一夫人可是看得真真切切。川普没有看见,在当时的嘈杂中,应该也没有听见撕纸,没有多留,迅速离开。政府这个分支的头好像总想把去另外一个分支的地盘的时间尽量缩短。

一个分裂,不团结到如此出丑的政府,治理出一个最强大国家。而看看我们每年三月的全国人大和政协,理应会治理出一个更加强大的国家,只是会有运动,文革,非典,很多摄像头,还有眼下的困难。多难不知是兴邦还是穿帮。

事情没有完。话说佩洛西是很有心机的,川普讲话时,在翻稿之余,人家是看准了机会在桌子下面测试过讲稿纸质,韧度和厚度的,否则如果到时站起来,一叠讲稿全部拢在一起撕,一下撕不开就出丑了!

2020年这个国情咨文真是热闹看点多。墙外热闹多,除了看热闹,大家有登梯跨墙能力以获取全面资讯的能力非常重要。照例推荐点击 12vpn ,这个链接国内应该是可以直接访问到的。

希望疫情尽快缓解消失。老规矩,万一想评论吐槽,不要留真名真邮件。